<legend id="hqkxy"><i id="hqkxy"></i></legend>
  • <optgroup id="hqkxy"></optgroup>

  • <ol id="hqkxy"><output id="hqkxy"></output></ol><legend id="hqkxy"><i id="hqkxy"></i></legend>
      <optgroup id="hqkxy"></optgroup>
    1. <optgroup id="hqkxy"><li id="hqkxy"><source id="hqkxy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    2. <sub id="hqkxy"><sup id="hqkxy"></sup></sub>
      <strong id="hqkxy"></strong>
      首頁 - 理論天地
      對待傳統文化得有三種精神
      時間:2015-01-16 來源:點擊量:1293

      作者:中央黨校黨建教研部主任、世界政黨比較研究中心主任 王長江

        核心觀點

        ●試想一下,手中掌握著很多權力,但又不需要負相應的責任的機構,改革的動力在哪里?

        ●我們現在說改革要于法有據,很多部門都會把自己部門的利益納入這個“法”里面,改革就會名存實亡。

        ●每個單位都有決策權,每個單位都有執行權,每個單位自己監督自己,又是裁判者,又是運動員,結果仍然無法制止權力的濫用和由此滋生的腐敗。

        ●部門參與決策,甚至部門立法,就不可避免地會把部門利益帶進決策,把決策過程變成部門之間的相互博弈,討價還價,這會使改革變形。

        大力支持改革,讓基層去試去闖,另一方面改革又在法律的規范和保護下有序進行。這是改革的良性互動狀態

        改革實踐當中存在這樣的現象:一方面我們急迫呼吁改革,但另外一方面,不少地方對改革處在等待觀望的狀態當中,希望中央趕快出臺什么,以便執行。自己是不太敢隨便動的,唯恐一動就出問題,一動就越過邊界。

        怎么理解這種現象?我們國家的改革有自己的路徑。改革最基本的動力來自于地方和基層。中央好的政策是從哪里來的?改革的歷史表明,首先是地方和基層進行大量的探索,中央在此基礎上加以總結、概括,提升為全國的政策。很顯然,好的改革政策應該是上下互動、良性互動的結果。也就是說,一方面需要鼓勵地方和基層進行探索和創新,另外一方面又需要及時出臺政策、規矩,對改革進行引領。

        這次四中全會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就是把這兩者結合起來。一方面著力推動改革,另一方面堅持改革要于法有據。改革就要讓地方和基層去試去闖,同時適時作出法律的規范,使改革創新有法律的保護。法律法規要為改革提供足夠的空間。這是非常好的良性互動的狀態。

        當前的改革離這樣的良性互動還有一定的距離

        我們所說的良性互動是一種理想狀態。但在現實中,我們會遇到大量這樣或那樣的問題需要解決,才能達到這種狀態。這里主要有三個問題。

        第一,在我國,法律法規的制定者,一是人大,二是政府和部門。人大制定法律,政府和部門制定行政法規。但由于我國人大代表的構成更多是領導干部,實際上大多數人都是從行政部門里來的。在這種情況下,立法會不會在改革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就給改革提供一個足夠的空間?部門就更明顯了:很難設想部門會積極推動一項法律,這個法律允許把部門及其利益作為改革的對象。

        第二,我們知道,權力運行的一條基本原則是權責對等。有多大的權力,就應負多大的責任。但我們現行的行政體制是上級領導下級,下級和上級之間不是平等的關系,是從屬的關系。既然是從屬的關系,高階機構又是權力的分配者,它就往往會在配置權力時給自己留下更多的權力,而把更多的責任推給下級。這在現實當中是存在的。這種情況,本來就是應當被改革的內容。但是試想一下,在權力配置中處于有利地位的機構,改革的動力在哪里?為改革提供法律依據的動力在哪里?

        第三,在深水區進行改革,本身就帶有綜合性、系統性、整體性。如果下動上不動,必然推不動,因此必須上下齊動,F在好多改革已經遇到這樣的風險了。比如,根據我們的調研,不少地方和基層都有改革探索,有的探索還被實踐證明非常成功。但是,這些改革不但未能得到推廣,相反往往曇花一現,要么自消自滅,要么被叫停。為什么?人們可以舉出各種理由。但事實上,其中一個最重要的、但往往難以說出口的原因是,這種改革觸動了現有的既得利益格局。

        讓各級單位和部門擔起改革的責任,才能使改革能夠落實

        很顯然,一方面是地方和基層有很大的改革動力,另一方面這種改革很可能一時得不到他們想要得到的法律支持。這是我們今天的改革正在面臨的現實困境。擺脫這種困境,避免許多改革探索出現“胎死腹中”的危險,需要在以下方面進行探索。

        第一,應該確定“改革于法有據”中“法”的層級。什么叫改革?改革就是改變很多過去形成的制度和陳規陋習,F在很多需要改革的東西都是部門確定的,如果說過去確定的東西都不能動,那就無法把改革往前推進了。所以,首先應該嚴格限制“法”的范圍。對于可以確定的層級,我個人的看法,在政府層面,應是人大和國務院的有關法令;在執政黨層面,應是黨代會、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紀委制定的有關法規,因為中紀委的法規也是規范全黨的法規。其他形形色色的規定、辦法等,則統統應該納入整理的范疇,加以清理,不能任由部門隨意延伸。否則,我們現在說改革要于法有據,很多部門都會把自己部門的利益納入這個“法”里面,改革就會名存實亡。

        第二,從全面深化改革的迫切需要出發,優化人大代表和黨代表的結構。長期以來我們權力運行的一個特點是,決策權、執行權、監督權混在一起,導致了權力運行混亂,失去邊界,進而失去約束和監督。我們過去是不太承認權力要受到約束的,現在我們也承認權力導致腐敗,絕對權力導致絕對腐敗。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。雖然我們痛感“文革”的一個最大教訓是權力過度集中,在權力分配上做了一些探索,但是,實事求是地說,在這方面的進展不大。我們只是讓部門擔起了責任,但在這些部門,決策權、執行權、監督權依然是混在一起的,每個單位都有決策權,每個單位都有執行權,每個單位自己監督自己,又是裁判者,又是運動員,結果仍然無法制止權力的濫用和由此滋生的腐敗。我們人大的組成其實也是這樣的,人民代表、立法者,同時又是領導干部。站在行使權力的角度去立法,這個立法肯定就不愿去觸碰部門利益。所以從這個角度說,必須改變人大代表和黨代表的構成。這方面已經有非常多的建議,比如說增加專職代表的比例,減少領導干部在人大代表當中的人數,延長代表大會的會期,等等。

        第三,改革決策方式。在立法決策中,把決策權和執行權分開,甚至把咨詢權也獨立出來,盡量減少部門的參與。決策時讓執行者來參與一下,似乎也未嘗不可,或許能大大提高決策的可行性。但是,它也會帶來一系列的問題,因為特別容易把決策權執行權混淆在一起。執行者的身份沒有變,如果他們對決策有強大的影響力,在這樣的情況下做出來的決策,往往帶有執行者很重的痕跡,忽略了對權力的約束。因此,應該以改革的精神去思考和推進決策方式的改革。而且,部門參與決策,甚至部門立法,就不可避免地會把部門利益帶進決策,把決策過程變成部門之間的相互博弈,討價還價,這是不行的,會使改革變形。

        第四,建立立法訴求平臺和機制。要求改革于法有據是對的,因為我們國家的改革總體上應該是有序推進。有序推進能有效地降低改革的代價。我們要實現超常規發展,必須在黨和政府的主導下有序進行,否則永遠無法實現趕超。但是,如前所說,強調于法有據,又容易給那些不愿改革的部門和既得利益者阻礙改革提供理由。如何解決這個問題?我認為可以設立一種訴求平臺。比如說,在探索中,一些地方和基層感到正在推進的改革需要法律法規的支持,而現行的法律法規又沒有提供這方面的依據,他們就可以提出訴求。對這種訴求,相關部門應當及時給予回復,不能置之不理。甚至可以用承諾服務的形式把對訴求作出回應的要求確定下來。應該有類似這樣的明確的回應機制,讓各部門各機構擔起改革的責任,以此最大限度地減少改革的阻力。

      A级毛片无码免费真人久久
      <legend id="hqkxy"><i id="hqkxy"></i></legend>
    3. <optgroup id="hqkxy"></optgroup>

    4. <ol id="hqkxy"><output id="hqkxy"></output></ol><legend id="hqkxy"><i id="hqkxy"></i></legend>
        <optgroup id="hqkxy"></optgroup>
      1. <optgroup id="hqkxy"><li id="hqkxy"><source id="hqkxy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      2. <sub id="hqkxy"><sup id="hqkxy"></sup></sub>
        <strong id="hqkxy"></strong>